大公產品

首页 > 财经 > 正文

?春風夏語/「越南製造」復刻中國故事\銀科金融首席經濟學家 夏 春

時間:2022-05-04 04:24:19來源:大公报

  圖:越南今年經濟增長預測達6.5%,汽車業發展如火如荼,市傳新能源車企Vinfast赴美IPO。

  上周五召開了政治局會議之後,A股終於迎來久違的反彈。但從2020年疫情爆發至今年4月底以來的表現看,全球126個主要指數中,中國的深成指、滬綜指和恒生指數均排名靠後,而越南指數以232%的漲幅排名第二。指數大漲的背後,是越南經濟在疫情期間的繁榮發展,中國產業鏈越來越多搬至越南,帶動越南出口的大幅增長,上一季度出口貿易總額顯示再次超過深圳。

  越南在疫情期間,經濟基本面受到衝擊,但市場投資人對越南未來的發展依然保持樂觀,越南河內指數在2021年以129.78%的漲幅在全球主要股指中排名第一,胡志明指數在2021年11月突破1500點,創越南股市新高。近兩周通過資金流向監測機構EPFR口徑統計,越南市場獲得資金淨流入,而泰國、菲律賓等其他東南亞國家則呈現出資金淨流出態勢。

  去年年中的時候,越南疫情快速蔓延,防疫政策上升,三季度GDP出現6%負增長,但2021年10月過後,越南防疫政策轉向改為「與疫情共存」的策略後,政府擴大財政支出,維持低利率環境,政府發力基建,經濟活動逐漸回暖,出口恢復拉動四季度GDP大幅反彈,錄得增長5.22%。

  2021年四季度進出口成為拉動越南經濟的最大亮點,熱度延續到今年,1月PMI(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)達到53.7,是去年4月以來最高水平,今年3月越南貿易出口總額340億美元,環比增長了45%,超過了深圳的240億美元。今年一季度,越南以891億美元的出口總額,完勝深圳的約600億美元的出口總額。

  出口替代效應明顯

  從出口的總量來看,2021年中國的出口規模大約是3.36萬億美元,是東盟十國總和1.64萬億美元的兩倍,除去發達經濟體的新加坡,越南是東盟十國中出口貿易額最高的國家,其次是泰國、馬來西亞和印尼等。

  回首2020年新冠爆發初期,中國的產業鏈首先受到衝擊,出口大幅下降。從Wind數據看到,2020年一季度的中國出口佔全球份額已經從2019年一季度的12%下降到11.1%,而印尼、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出口份額有所增加。等到2021年年中,越南、馬來西亞等國家疫情趨惡化,越南收緊防疫政策,大量企業停工停產,越南的出口份額又出現了下降,中國的份額出現小幅上升。整體呈現出一定範圍的彼此替代和此消彼長的情況。

  另外,從東盟十國出口的商品類別來看,2021年的出口情況,佔比最高的前六類產品分別是機械和電子設備、塑膠、賤金屬製品、化學產品、紡織品、汽車飛機等設備;而反觀中國出口商品的大類佔比前六名分別是機械和電子設備、紡織品、賤金屬、化學產品、車輛飛機設備、塑膠。

  從深圳和上海的出口數據看,2021年上海的機電產品佔到出口份額的68%,深圳更是高達80%,而越南的第一大出口商品類別就是電機、電氣等設備,佔比為40%左右。深圳和上海在疫情管控期內出口受阻,根據深圳海關數據披露,今年3月出口下降14%,部分需求會落到越南,出現一定的替代現象。

  綜合上述,看得出中國和東盟十國的出口大類商品有一定的重疊。這麼看,東盟國家的產業鏈和中國有一定的替代關係,但如果細分具體產品看,替代難度就很大。比如「汽車、飛機設備」這個大類,下面可細分至發動機、變速箱、傳動系統、底盤等上萬個零件,現代企業不僅僅只是需要零部件本身一對一的替代,而是需要整體產業鏈的整合和完整度。

  從用工成本上看,越南每月平均320美元,泰國和馬來西亞在700美元左右,中國勞動力平均在990美元左右,越南確實有一定優勢。但勞動力的質量遠不如中國,中國在2020年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數量就超過2億,比越南總人口還多出兩倍。

  越南要完整復刻中國完整的產業鏈並不容易。筆者認為,此輪越南出口的大幅增長,更多是來自中國產業鏈訂單的暫時性轉移,而非產業鏈的永久轉移。

  本土車企赴美上市

  不管越南是否真正開始替代中國的產業鏈,越南確實趁中國疫情封控期間,經濟大幅走強,亞洲開發銀行預測2022年越南經濟增長將達到6.5%。強勁的經濟勢頭開始蔓延到全國各個行業,汽車行業也發展得如火如荼,4月有消息傳出越南第一家新能源汽車企業赴美IPO,車企正是越南最大的民企Vingroup旗下的Vinfast。

  Vinfast是越南第一家汽車企業,在4月傳出秘密向美國證監會遞交了IPO申請,估值區間的上限高達600億美元,如果成功的話,將是越南歷史上最高市值的公司。2018年蔚來赴美上市時市值只有約64億美元,理想上市時市值也不足100億美元,在2020年11月小鵬、蔚來市值高點也只有500到700多億,為何誕生自汽車工業這麼薄弱的國家的電動車品牌Vinfast可獲得這麼高的估值?

  我們細看Vinfast會發現許多和中國造車新勢力不同的點,Vinfast的起步是通過簽訂合約的方式獲得通用汽車在越南的全部業務,具備造車資質,管理經驗也是使用通用汽車的美國企業運作方式,Vinfast的九位董事就有六名美國人,剩餘的三名越南人也曾經在歐美工作。

  不僅公司理念貼近西方,且海外布局也領先「蔚小理」(蔚來、小鵬與理想),Vinfast一早進入美國市場,今年3月,Vinfast宣布在北卡羅來納州投資40億美元,規劃產能為15萬輛汽車,大手筆的投資吸引了拜登在推特上公開祝賀。

  擁有符合美國價值觀的董事成員,又在美國設廠帶動就業,符合拜登政府的新能源發展規劃,實車也在去年12月已經下線。Vinfast管理層深諳西方資本運作,不僅僅只是一個會給歐美資本講故事的公司,還是一個「實幹派」,這麼看,高估值似乎情有可原。

  別看Vinfast在美國資本市場上的風光,汽車產業雖然是越南的重要產業,也依然停留在低端的產業鏈上。根據越南《西貢經濟》的描述,經過十年的發展,越南汽車產業也只限於組裝,發展停留在焊接、漆料清潔、組裝等三道工序上。越南汽車的配套能力比較弱,全國350家汽車零部件廠商,外國企業的比例高達80%,其餘是越南企業,且以中小型企業為主,生產的汽車零部件技術含量低,主要是鏡子、坐墊、電池等,整體汽車產業的國產化率僅為10%。

  全國汽車產業規模較小,2019年越南全國汽車銷量38.5萬輛,國產汽車18.6萬輛,這麼小規模的市場由十家車企分割,導致每一款車型的銷量每年普遍都不足1萬輛,2019年銷量最高的豐田威馳達到罕見的2.7萬輛。在中國,普通的國產品牌五菱旗下的宏光Mini電動車在今年1月的銷量就達到3.7萬輛。

  結尾

  全球開啟了「疫情共存模式」,胡志明的夜晚,越南鼓躁動的音樂已經開始在酒吧街傳開,夾雜着東南亞味道,又有西方電子音樂的律動,兼容並蓄,好像回到九十年代深圳的迪廳,聽起來有一股野性的追逐。正如越南近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,靈活變通、思想解放,嘗試復刻中國故事,又努力向西方學習,引進世界的技術和資本。

  越南,這匹在後疫情時代快速奔跑的黑馬,儘管基礎薄弱,但依然值得我們注意。因為面對全球產業鏈處於地緣政治,而引發的安全顧慮上的轉移,關乎的不是一個城市一個省份的事,而是整個國家的未來。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网站地图 澳门金沙娱乐场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娱乐注册 现金网百家乐
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太阳成会员登录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申博管理登入
申博直营网 极速百家乐 申博官网登录 太阳城亚洲注册
太阳城申博 申博娱乐开户 太阳城申博 申博直营现金网
太阳城申博官网 太阳城网址 申博直营现金网 澳门星际赌场